战疫必胜!!最近做一段时间的公众号文章采集站,如果本站的采集影响到了原作者的公众号访问,请联系我删除。

认识信息差的几种姿势

站长杂谈 ctg66 0评论

这个春节应该是我经历的最唏嘘的春节了,严重的疫情使得获取信息的途径只能是蹲在家上网,结果竟能刷到科比突然逝世这种信息。唉,我太南了。那今天就来更新一下,聊聊我感受颇多的信息差这件事。

认识信息差的几种姿势

所谓信息差,我的理解可能更广义一些,指在客观世界中的同一个东西,不同人接收到的时间、内容以及自身认知水平不尽相同,进而导致不同的理解以及行为决策的现象。信息的产生,运输,呈现,互动通道等信息链路上的很多节点都会产生信息差。例如在互联网刚发展的16k~56k modem时代,会五笔会上网的人就能比第二天才能去买报纸的人更快获取信息,虽然看到的内容是一样的,但这两者就有传播速度导致的信息差。又如现在一篇同样写人工智能的文章,懂行的人可能一看就知道是在吹B而不懂的可能还在奉为圭臬,天天叫着人工智能要毁灭人类了,这就是自身认知水平产生的信息差。又如某个社会热点事件,看营销号带节奏的人和看新闻看报告推理事件真相的人显然具有信息差。

信息差自古有之,但为啥这个时候我想聊聊这个事情,几个原因。一是制造信息差的手段目前空前丰富,稍不留意就会中招。其次就是这些制造信息差的手段越来越和自身硬经济实力社会社交地位没啥关系,反而和我们的认知水平以及信息获取能力有关系,这也就成为了我们可以避免甚至利用的东西。三是利用信息差坑人的人越来越多,稍有不慎就会被坑,现在我们还专门有了个称呼形容这种被坑,叫智商税。

信息差这种东西在前互联网时代或者叫前地球村时代多应用在公司、国家这类大型实体之间的博弈中。手段多是利用信息传输速度的差异、信息获取手段以及人本身地理位置的差异。所以个人和个人之间几乎没啥信息差:你买不起电脑你身边80%的人也买不起电脑;你接触什么人你身边60%的人也不会接触到阶层更高的人。但现在不一样了,人们使用互联网可以获得海量的信息,人们也可以飞去世界各地,结识比以前多的多的人,所以信息差的呈现手段也就多种多样了。举几个例子:

01 

微博刚兴起来的时候有人说,传统靠记者采编专业媒体发型的的自上而下的新闻将会被快速接近事件本身的人快速分享信息的新闻取代。但现在我们发现,这种原始信息很不容易辨别真伪,所以更容易被操纵、裹挟、曲解、带节奏,官方辟谣也有人会说掩盖真相,一个本来P大点事就引发一场大风波。这种时候,我们应该如何去伪存真?

02 

微信朋友圈盛行的时候也有人观察到,微信好友一般和自己价值观相似,那朋友圈里的内容就有很多是你认可的内容。现在的推荐算法也无处不在,一直给你推送你喜欢的东西。绝大部分自己喜欢的信息+极少部分并未本质反对自己的信息是人心理上最舒服的接受区间。不知不觉间你自认为接触到了全部的信息,事实上这只是冰山一角。这种时候如何看到事件的另一面?

03 

互联网时代使得人们耐心越来越差。电脑端页面交互容忍时间是3s,移动端交互容忍时间直接变成1s了。随之而来的是宣传时也必须使用更短更刺激性的方式才能在第一眼留住用户。经济生活中的各种包装,宣传一定会被夸大,这种夸大的、让你无暇思考的slogan又会把你迷得五迷三道,甚至对一些没什么精神内涵的内容上瘾。这种时候如何避免被营销洗脑?

04 

不得不提一下大数据,本来一个很纯粹的技术词汇,被各种不懂且欺负技术不会说话的人误用滥用甩锅,造成了诸如大数据杀熟,大数据利用你的隐私赚你的钱,这种很耸人听闻的营销概念,很多人甚至都忘了技术决于用者的基本规律,看了这种词就断定技术带不来好东西。这种时候如何坚持理性?

05 

还有以优越感、焦虑感、或者让情绪干扰理性为目的的营销手段。例如奢侈品装潢高B格的门店,外形俊美的模特与工作人员,还有把商品和某种美好以及和某种生活方式挂钩的宣传方式。又或者贩卖焦虑的知识付费服务,明明只是把成体系的知识掰碎了一点点嚼了喂给你且不管是否被吸收,却宣传成不学被人淘汰学了人生质变。但事实上,购买奢侈品或者每天花几分钟学几个基本概念你到底有没有拥有某种美好,获得某种生活方式,还是购买了付款一刻稍纵即逝的美好幻想,明眼人都看得到。这种时候如何保持清醒?

要回答上述几个问题说实话答案很简单,就是很难做到:自己像个记者一样去找各种消息经过独立思考去伪存真;多跳出算法圈定的舒适圈去其他信息来源处收集信息;多准备点行为经济学姿势看穿情绪引导分析好怎么赚怎么陪;学些现代先进技术,懂行了就不会被忽悠了;身边有个懂行的且不会坑你的人。每个都要求自己的认知水平或社交水平过硬,这无疑会把人们更精确地画像分群。无论是否有什么故意为之,有一个结果是确定的:精确细分的人群有利于资本为韭菜定序,在每类人群上最大化地赚钱。我个人不相信这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刻意建设出来的社会形态,更倾向于资本时代自然演化的一个发展阶段。这支看不见的手自从创造出来,就不遗余力地用最高效的方式分配资源、细分人群,并为每个细分人群定义消费甚至生活方式,划分阶层的同时不堵死阶层流通渠道,精巧但可怕。

回到信息差,聊各种套路各种坑的网上一定一抓一大把而且都比我专业,所以我就不聊坑本身了,聊一聊坑之外的其他东西。

换种视角看信息差

1.

首先信息差本身也是有周期的,就是在制造信息差与抹平信息差之间转换,某种程度上说这种转换也是一种时代脉搏。

例如商品价格这事,就经历了4个阶段。头一个阶段互联网时代之前大家只能听本地卖家的,不同地区的卖家之间也信息不对称,这就是交通成本在制造信息差。第二个阶段互联网以及电商蓬勃发展时无论买家卖家都能看到淘宝价,这就是互联网技术与电商模式在抹平信息差。第三个阶段各种精准营销以及人工智能算法做到了一人一价,你的网络行为决定你的购买价格,这种杀熟现象就是画像+价格歧视在制造信息差。第四个阶段就是直播带货、拼团等不以单一用户作为定价主体的新形态电商。主播以更便宜的价格带货,消费者从主播手里买货就不会被杀熟,生产商也通过主播带货更轻易地获得了销量,不用参与传统电商中的各种玄学竞价。这就是社交电商模式在抹平信息差。

通过类似的观察手段,我们就可以识别在某个细分领域,到底是处在制造信息差的周期,还是在抹平信息差的周期。例如在制造信息差阶段,我们可以识别出是什么在制造信息差并加以利用,例如代购微商;在抹平信息差阶段也可以去做支撑抹平信息差的事情,例如做UGC、MCN、KOC。我们做事,结合自身优势做略微领先时代的顺势而为之事总是比其他方式更省劲更容易成功的。

2.

其次我们发现,通过信息差的发展,个人的社会进步机会公平了很多,由特权、渠道逐步转向钱与才能。

例如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有渠道做倒爷的通过搞贸易快速富了起来;在大单位只能靠努力+熬或者特权才能进步。现在不一样了,时代进步不仅带来高潜力增长的职业细分,也带来了灵活的跨界可能性。例如一个计算机技术人员既可以待在公司写代码,也可以接私活,也可以讲课,还可以写文章、直播、做vlog不靠主业赚钱,甚至还可以投资。只要识别出是什么信息差周期进而确定你的出发点,就都好说了。以前的特权和渠道基本由你的原生条件决定,这很难具备;但现在的钱与才能是你的成长属性,而且靠自己就能做到很好,就很好具备了,最缺的是开始的决心与慢慢成长的耐心。有决心有耐心愿意进步而积累出能力和资源的人逐步走向高处,昔日特权人士也被或多或少地倒逼着参加能力竞争,而不是躺着飞扬跋扈。这么看的话,整个社会也会比以前更公平更向善了。

3.

最后也很重要的,识别信息差并察觉自己的权衡手段本身是一个更好的定位自己的标尺。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不为外物所动的坚定心性,人总是或多或少地被环境情绪、社会情绪、营销情绪影响。在奢侈品商店橱窗前看着无法触及的美好心生自卑;在失意时看到贩卖焦虑的文章顿感没有希望。这在生理结构上是一件无法避免的事情,那么在情绪影响下的人会对自身定位、抗风险能力以及长期目标产生决策失误,导致错过某些机会或在某些关键场合做不出最优决策。解决方案我们都知道,所谓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这事以前特难做到,因为没有参照物,我不知道怎么才算没有以物喜没有以己悲,从而走向压抑情绪或者放弃修炼这种极端路线。现在的好消息是,我们有参照物了,也就有了可以适度放松适度成长从而健康地通向良好心性的阶梯。和商务谈判时有多了解对手公司,就有多不怕对手气势压人是一个道理。我虽然买不起爱马仕和阿斯顿马丁,但我能看出各种分享红包的套路,避免花时间败人品去做无用功;我能在买东西时识别出我各个平台算优惠比价的时间成本与优惠价格之间的价值关系,从而无压力地用钱买时间做更重要的事情;我能识别出卖家描绘的美好到底是我没时间体验的、还是没啥营养就图个情绪刺激的、还是真能提升生产生活质量的,从而避免买前生产力买后爱奇艺甚至吃灰的情况;我能以我为尊地对待周围的消费市场和个人发展机会,每个周期都能看到财富、能力、资源和幸福感的增值,这种情况下我还会去在意外部想要输出给我的各种情绪?这何尝不是比卖家吹嘘的更好的美好?

我个人认为,任何成长都需要经历三个阶段:初见被坑阶段、武断拒绝阶段以及辩证共处阶段。大部分人到不了第三阶段,不过上面聊的三点其实都是辩证共处阶段的东西。聊完就能发现,信息差智商税这些东西其实是一个很小的话题,只是消费主义扩散得无孔不入才让大家感受到的东西之一。这背后是某个更大趋势的一个表象:

人们几乎都在想着用信息差在消费端赚钱,说明大部分生产端实体无法满足资本的增长焦虑。

确实,考虑生产端的需求和成长不能像考虑消费者一样,研究心理学社会学以及行为经济学。研究生产端的增长不仅需要领域专业知识,也得需要很多企业组织架构、管理、商业模式、会产生跨界创新的其他领域知识以及对少量重量级决策者个人的研究。相对来说,消费市场还是比生产端更容易养韭菜割韭菜的。但说归说,以信息差为主要表现的消费产业变革,多少也给了生产端增长进步一些启发:如今技术不再只是落地理念和交付模式的工具,更可以开拓全新业务形态,甚至技术中的理念和模式也可以反哺或者带动理念和模式创新。行之有效的东西,往往是从底层涌现的,而不是上层规划的。我是google的脑残粉,google内部的OKR目标管理体系中就设定了,来自下层的原始创新目标以及技术目标要达到团队总目标数量的60%。

可能很多小伙伴还不知道我已离开大厂,来到一个小型团队创业。主要原因也是外部环境发展到了这种时间节点,又很幸运有很好的团队,我们就是想先于时代做点开拓性的事情。尝试用先进的技术与理念帮助各行各业的客户突破增长瓶颈,在生产端打造一个更好的未来,在这个过程中既赚到钱又打造出一个能遍地开花的生态平台,进而打造一批能拼会打的小伙伴们。这是我个人结合我的优势以及长期目标,决定的发展方向。现在想这个愿景能否实现,多长时间太不着边际了,不过绳命就这么点时间,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我也希望能找到一起崛起,一起进步的同路人。如果无法同行也没有关系,希望你也能找到这种bigger than oneself的事情,有能力洞察陷阱与机会,期待与你在无限风光处相见。

文:一锅闲话

推荐阅读:

长期可做兼职--聊天员(女)及代理,无需会费了解下,当天可入职

转载请注明来自ctg66网,本文地址:https://ctg66.com/1120.html
除非注明,ctg66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链接!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